物流理貨職工會物流業政策組召集人黃治中博士

成員:理事長林錦儀小姐、副理事長張木華先生、理事劉嘉慧小姐

                                                                                       留有『餘』地

 

近幾年,房屋問題,居住問題,都成為香港市民大眾關心的熱點問題。香港的『土地』供應也自然是根源的焦點。此時正好,  特區政府第五屆政府主要官員已經走馬上任,「土地」這個燙手山芋會令新一屆政府感到一定迫切性。

近月, 接連多項新聞訊息都與物流運輸業的土地使用有關,包括本年中,團結香港基金會建議把葵涌貨櫃碼頭搬至離島,騰出940公頃土地作為興建房屋之用。有工程師表示與其花時間搬碼頭, 不如直接「一地兩用」, 在貨櫃碼頭上蓋建住宅物業, 他估計屆時容納人口可相等於幾個鄰區的美孚新邨。到了6月中旬,位於長沙灣祥發街的貨倉持有人向城規會提出興建3,140伙住宅。種種跡象顯示,本港物流運輸業步入明顯的調整期,這個階段的範圍究竟有多深?

一提到『地』,很多人會引用香港的貨櫃吞吐量作為標準,2015年香港在世界位列第五,上海、新加坡、深圳和寧波舟山港都在我們前面,這個數字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物流業不能單獨看本地操作, 還有全球性的亙為影響。如果單以現時情況作出決定,逐步削弱物流業的各種生存元素,包括: 物流使用地,將會為本行業帶來災難性的致命一擊! 因此作為本港經濟的四大支柱產業之一,政府要多推出類似洪水橋這類新發展區計劃, 才能顯示出對物流業發展採取積極支持的取向。而面對現在出入口貨量下滑的趨勢,物流業用地使用率相對的下降更加給他人口實應把土地改回其他發展用途。除此之外,部分業界對前景不表樂觀,盼望把用地改變用途。香港物流業又如何應變?

首先,我們應探討造成貨量下跌的原因:

  1. 貨源轉型:華南地區從以往生産日常用品到現在主要生産高檔産品如手提電腦等。貨量當然減少但貨價卻大大提高了。
  2. 工廠北移:過去十多年,工廠因地價及工資不斷提高令廠家積極往低成本地區遷移。成品若從香港出口路橋費用不菲,倒不如找附近的港口付運來得化算。
  3. 訂單從「整」:過去國內每間廠房産量及客戶訂單零碎,不足以整合一個貨櫃所以來港安排併箱,但現時廠房訂貨量多以整櫃為單位故此不用來港併箱。
  4. 區內對手:隨着技術及管理日漸成熟,鄰近港口在貨物處理己經和本港不相伯仲。加上運費的差別,付貨人多數選擇鄰近工廠的港口托運。
  5. 倉庫不足:在供應鏈中,貨物不一定要馬上從工廠運抵目的地。基於適時配送的原則,貨物很多時需要在運輸途中貯存一段時間才再發貨。這種活動正是物流業界追求的「增值服務」,普遍來說,現時本港缺少規模大或特別配套的倉庫來提供這種服務。

 

從上列的原因來看,若業界仍然抱着以貨量的多少來衡量物流業的前景,這是不智的。貨量減少是一個正常的循環,是不能逆轉的。那麼要維持本港物流業的競爭力,我們有如下提議:

  1. 改良硬件:現有的舊倉庫設計是六,七十年代,對貨物提取速度及貯存要求不高,趕不上現今的物流要求。漸漸出現空置情況,有見及此,政府現時的政策是把這些舊倉庫以「活化工厦」的名義招納一些藝術團體進駐。至令業界越來越困難找到合適的倉庫。在「活化工厦」的政策下,這些有機會提供「增值服務」的倉庫便漸漸流失殆盡。為什麼不能把這些舊倉庫改為恒温倉庫?貴重物品倉庫?
  2. 倉庫新設計:傳統倉庫的設計是讓貨物透過大廈升降機上落來裝卸,這種模式不適合整櫃裝卸的運送。建議政府放寬倉庫建築的限制,鼓勵新倉庫加建行車道讓貨車直接駛達每一樓層,加快物流裝卸的速度。
  3. 增加供應:倉庫給大眾的普遍感覺是一個存放貨物的地方,所以若能找到「土地」問題便會迎刃而解。其實有了土地並不能一定吸引到貨主使用倉庫存貨,倉庫要提供增值的服務才能保持倉庫使用量。例如有極大增值潛力的-18C冷涷倉便需要投下大量資金來提升設備,改建 過程中政府的消防,食環條例均為業界設下重重關卡。政府能否配合業界提供一些資源和便捷的途徑為物流業開創新途徑。